腾讯大众麻将玩法
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印尼互金現狀: 機會也有 坑也更深

Ningkailun  ? 

隨著中國國內互聯網金融監管日趨嚴格,2015 年開始越來越多的互聯網金融公司走出國門,大部分出海的首站選擇了印尼。由于印尼人口基數多,移動互聯網發展迅速,金融服務和金融科技需求很大。2017-2018 年也是印尼金融科技最輝煌的兩年,超過 600 家金融科技公司“扎堆”印尼,中國早期出海印尼的互金公司大部分也吃了一波紅利。

但是在 2018 年 8 月份印尼金融服管理局 OJK 突然下架了沒有牌照的互金公司的 APP,至此打消了大部分出海印尼的互金公司的念頭。

今年“315”過后,國內的互金圈又洗出去一大批不合規的公司,它們主動或被動地來到了東南亞,其中大部分涌向印尼這片的現金貸熱土。

為什么說還有機會

宏觀方面,從人口來說,印尼的人口數量在 2.64 億左右,其中勞動力(15-64 歲之間)占了 67.7%,而且在未來 12 年之內,勞動人口數量還會緩慢攀升狀態。根據 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 的統計,2031 年,印尼勞動人口將會占 68.1%。所以對于互金公司來說印尼起碼在未來 10 多年還是有很大市場。

圖片1.png

數據來源: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

然而,與其他國家相比,印尼的人均 GDP 貸款支出非常低,這表明其融資能力尚未得到充分利用。如果沒有更好的融資渠道,印度尼西亞的個人和中小微企業將更難成為經濟增長的引擎。

圖片2.png

印尼人均GDP貸款支出 | IMF&ADB

根據 CNINSIGHTS 的數據,印尼的 P2P 借貸業務量已經從 2017 年的 1.824 億美金到 2018 年的 14 億美金,增長超過了 6.6 倍。此前 OJK 估算借貸缺口大概在 11-12 億美金,實際上 2018 年就已經超過了 14 億美金。說明印尼的經濟快速發展,對于借貸業務來說依然是很吸引人的市場。

圖片3.png

數據來源:OJK

根據印尼 OJK 的數據,目前為止,拿到印尼 P2P 牌照的公司不超過 10 家,拿到 P2P 注冊信,但未正式頒發牌照的機構 110 多家,當然平臺數量更大的現金貸市場還在非持牌的領域。印尼知名的 P2P 網貸平臺有 Modalku,Pinjam、KlickACC、Koinworks、Investree、Kredit Pintar 等。截至 2018 年 9 月份已有 13.8 萬億印尼盧比貸款通過借貸平臺發放,所發放的貸款中有 84% 集中在爪哇島,借貸平臺借款人數高達 230 萬,貸款發生總次數多達 720 萬次。

To B業務不容忽視

印尼的主要機會不僅僅來自中低收入的勞動力,還有被出海公司忽略的中小微企業。因為人均支出水平中低的個人以及中小微企業是印度尼西亞經濟中起著重要作用,他們占據人口的大多數。人均支出水平較低的個體最高,為 60.2%,其次是人均支出水平中等的個體,為 38.7%。加在一起,印度尼西亞幾乎所有工作年齡人口的人均支出都處于中至低水平,但其中大多數人仍然沒有任何正式的信貸渠道。

圖片4.png

2018年印尼勞動力和中小微企業人口水規模 | CBS

在印度尼西亞,估算中等至較低的人均支出部分的勞動力大約有 1.86 億人,以及 6300 萬屬于 MSME (中小微企業)的企業。在這部分人口中,絕大多數中低收入個人和中小微企業目前仍然無法獲得信貸。因此 Fintech 行業有很大的機會利用這一問題,不僅僅是 To C,幫助填補 B 端迫切需要的信貸空缺仍然有很大的市場,并且 B 端的壞賬率比起 C 端要低得多。

圖片5.png

數據來源:CBS&CBI

現階段P2P的主要模式

目前在印尼金融科技借貸(Fintech)業務模式中,貸款的支付和還款方式多種多樣,為消費者創造了多種接入渠道。典型的市場模型可以分為四個方面。首先,個人與機構作為貸方有多余的資本,并且愿意以一定的回報借出。借款人 ( 個人或中小微企業 ) 向 P2P 借貸平臺提交了貸款申請。然后,P2P 借貸平臺作為一個市場,將借款人的貸款需求與貸款人提供的融資資本匹配起來。除了充當連接平臺,P2P 平臺還可以分析潛在借款人的信用歷史,并評估貸款的風險。在貸款支付階段,個人借款人可以獲得全額現金或分期付款,企業借款人可以選擇接受現金支付或非現金支付,其中非現金支付可以是企業所需的原材料。最后,還款和取款渠道通常分在線和離線 ( 通過零售店或代理付款 ) 兩種選擇。因此,通過利用在線貸款模式,金融科技貸款能夠實現更廣泛的覆蓋。

圖片6.png

印尼目前的P2P主要模式

為什么說坑更深

印尼本地互聯網金融公司中,大部分業務是無抵押與無擔保貸款,還有 P2P 業務,少部分是消費信貸。因此給了消費信貸和小額現金貸的公司很大的發展空間,而出海印尼的中國金融科技公司大部分做的是現金貸和消費信貸。

首先,印尼政府在為了控制互金公司的混亂現象,盡管印尼金融服務管理局 OJK 啟動了牌照和 Sandbox 的管理辦法,但是仍有無牌照的互金公司在運營 APP。2018 年 8 月 OJK 突然下架了不合規的互金公司的 APP,此后要想獲得牌照要至少經過一年的 Sandbox 嚴格觀察期,有特殊情況 OJK 還可以延期 6 個月。總體來說要想獲得印尼的金融牌照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出海公司一般都是通過與當地持牌公司合作或者收購的形式運營下去,否則很容易出局(現在的規避方法是通過 APK 安裝包獲客,不過屬于違規)。

第二就是印尼作為東南亞人口基數最大的國家,并不像歐美那樣擁有很健全的信用體系。一開始出海的互金公司在平臺上都是以小額借款放貸,但是利率很高。但是隨著大量互金公司的涌入,為了搶奪市場,很多公司開始上漲借貸額度上限。不過最終大家發現,印尼的壞賬率很高,已經不能夠抵消高利息所帶來的利潤。

第三就是印尼的經濟發展增速很快,移動互聯網也隨之加速推進。由于信用體系處于早期階段,所以在信貸方面極度薄弱,銀行用戶信息都可以買到,利用其信息騙貸套現。還有不少中國的騙貸團隊,甚至連本人都不在印尼,僅僅通過社交軟件,利用本地借款人借貸,并收取會員費。這和當初國內消費金融初期,貸款中介利用信息不對稱賺取利潤的手段一摸一樣。

今天的印尼市場有兩種聲音,一種希望國內玩家不要盲目加入進來,更不要用激進的變現手段進一步攪亂印尼信貸市場。另一種則是等待中國大陸政策逼迫更多“韭菜”進入印尼市場,為逐日攀升的風險接盤。就目前的形式來談,在印尼市場贏取暴利的手段已經不太現實,印尼市場需求依然很多,出海公司管控好風險和避免陷入深坑才會生存的更久。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腾讯大众麻将玩法 浙江福利彩票 捕鱼大师变态版 陕西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股票行情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pk10单双大小历史记录 竞彩足球指数球探网 七星娱乐苹果 哪里能答题赚钱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 天易棋牌靠谱吗